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要你对我xxx!

2020作者:admin

//在经历了碰的头破血流以及急症住院之后,我的自我认知又进步了一点

-眼中钉与肉中刺我自己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经常会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人,所以平常我一般会谨慎的保持与周围人的距离,以避免更大的尴尬与误解发生

然而即使如此,我也几乎是每天都过得不开心

毕竟连自己的父母都以爱为名行绑架之实,就更遑论其他的客观事实如何如何

这种问题上我没有话语权,倒不是因为没有论证或逻辑优势,完全是因为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因为制造人口的不是我,我只是一个被制造出来的产品

我的自我意识越多,我的余生就会过得越痛苦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迫害妄想患者的自言自语,但是反过来想,我们每个人岂不都是一样的?要是某一天我突然脑子想不开,结了婚生了孩子,日子过起来,跟现在应该也别无二致

因为人是自私而贪婪的,这是每个人的原罪

生存本来就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

荒野与丛林的猛兽为了生存进化出獠牙与利齿,被猎杀的其他动物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善于伪装,而人则进化出越来越发达的大脑用来与其他人勾心斗角

创造与毁灭因为我从来不认为生存是一件体面的事情,因此对于人类文明创造出的一系列道德准则,我一向持有一种“可有可无”的虚无主义看法

一方面这些道德准则产生于某个特定情景下的人类社会,因此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的普适性,另一方面,把这些道德准则奉为圭臬的现代人类在社会生活上并没有比我们的先祖过得更好

曾经的古希腊历尽战火硝烟,每次争端都会造成类似的生灵涂炭的景象

如今的所谓现代社会,一次信任的崩塌就会造成成百上千万的人类失去生命

上古先民因为水、土地、权力大开杀戒,如今的人类为了利益勾心斗角,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无非曾经的人为了展示自己的凶猛,震慑敌人,会做出一些比如烧死活人,枭首示众之类的事情,现在的人把这些视作野蛮与未开化的象征

而现在的人制造各种杀伤力巨大的武器,一声巨响之后整片土地寸草不生,省去了那些血溅三尺的过程,结果却基本类似

为了争夺所谓的自由与独立而自诩的伟大斗争,最后换来的也不过是一个或一群独裁者压迫与剥削的狂欢

有的时候,独裁者和被统治的群氓甚至都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伟大而光产品价格明“的政权就这么坍塌,而人类的历史正不断地重写这种相似的命运

不破不立我是很藐视所谓”传统“的

在我看来没有一种传统值得在今天发扬光大

统治者总希望自己的王朝可以千秋万代,长盛不息,然而这种想法本来就是一种赤裸裸的自私

一个皇帝之所以珍惜自己建立的王朝,是因为他把整个王朝视作自己的私有物

一旦产生了这种想法,他便不可能轻易的将这私有物易于他人之手

只要人类还存在有”这是我的“这种想法,人类就永远不可能变成神或者其他东西

自私使人类实际操控了越来越多的物质,同时也不断摧毁着人类本身

因为每个人都会用尽浑身解数去保护自己的私有物不被他人控制,在这个过程中很自然的就会要你对我xxx!把自己的生命葬送进去

在这个过程中旧的秩序崩塌了,新的秩序建立了,但是建立新秩序的人还是会重复旧秩序建立者的一切所作所为

得到的与得不到的我对于事物一向是保持这么一种观点:得到的东西最终总会失去,失去的东西别人也未必能得到

我们为了能在竞争中得胜,总是希望自己能得到更多,而这得到的东西最好是从别人身上得来,这样自己的比较优势就会大一些

但是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需要用更强有力的手段去保护

10块钱可以放在兜里,1000块钱可以放在纸袋子里,1000000000块钱则需要用有装甲的车来运,还要配上几个荷枪实弹的押运员

拥有的越多,就越害怕失去,而这种对失去的恐惧,最后往往会发展成为以命相搏,结果往往是人财两空

坐拥数百亿财产的名门望族,并不一定就要比开小卖部的小两口过得开心

世态炎凉,人生百态,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深夜痛哭的时候,没有人听见,也并没有人真的想听

不如意的每个时刻,又有多少是因为自己欲壑难填?要你对我xxx!